“中文教育”之百年沧桑
——写在北大中文系百年诞辰之际

       北京大学中文系已经100岁了,纵观这100年的历史,说长不长,但太多风风雨雨,太多曲折坎坷,让我们对“百年艰辛”这个词有了血肉的感受。
      作为中国现代学术重镇的北京大学中文系,有自己独特的传统与风格,更有许多令人神往的故事与传奇。她的100年,浓缩了中国学界的一个世纪。要了解中国近代以来的学术史、文化史和教育史,绕不开北大中文系。
      回顾北大中文系100年的历程,化繁为简,大致有几个比较重要的阶段:

 
 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陈平原
 
   
         每一个中国人,自打牙牙学语起,就在进行卓有成效的“中文教育”;但作为现代大学制度下特定的科系与课程,系统的“中文教育”(隶属于现代大学里的“中国文学门”、“中国文学系”、“中国语文系”、“中国语言及文学系”),却只有百年历史。这里借北大中文系走过的坎坷历程,观察百年教育之风云激荡。
一、从书院教育到大学制度的建立
        传统中国的书院教育,跟今天我们实行的大学制度,无疑有很大的差异。站在中文系的立场来观察,首先,以前的书院教育,不管哪家哪派、何时何处,都是以人文学为中心的。到了晚清,随着西学东渐,现代大学制度建立,“中文”或“文学”逐渐蜕变成众多科系中的一个。
        曾经的“不学《诗》,无以言”,成为遥远的神话;“文学”就这样被“边缘化”为一个特定的专业了。当然,古时学《诗》,不等于今天念“文学”,几乎涵盖了整个人文学以及人格修养等。在传统中国,“文学”是所有读书人的基本修养,而不是一个“专业”。 除了在特定时空,如东汉末年的“鸿都门学”,南朝宋文帝的“四馆”,有过相当短暂的专门的文学教育外,其他时候,今天所理解的“文学”,是所有中国读书人的“必修课”。
        其实,不仅仅在中国,整个世界都如此,18世纪以前的大学课程,都是以人文学为主导。直到19世纪,随着科技突飞猛进,自然科学和社会科学相继崛起,人文学科才逐渐从中心向边缘转移。1898年成立的京师大学堂,以救亡图存为主要目标,声光电化(自然科学)、经济法律最有用,当然受到主事者的高度重视。只是在“拷贝”整个西方大学制度时,“文学”作为众多学科中一个小小的分支,也被纳入其中。
        1903年,晚清最为重视教育的大臣张之洞奉旨参与重订学堂章程,强调“学堂不得废弃中国文辞”。以“中学为体西学为用”著称的张之洞,之所以主张“中国文辞”不可废弃,与其说是出于对文学的兴趣,不如说是担心“西学东渐”大潮过于凶猛,导致传统中国文化价值的失落。与传统中国文人普遍修习诗词歌赋,但只是作为一种“修养”不同,今天的中国大学里,“文学”已经成为一种“专业”。专业以外,依然有很多人关注中国语言与文学,这才是希望所在。在晚清以降的一百多年里,西学大潮虽然对人文学科产生了巨大的冲击,但中国文化以及中国文学并没有垮掉,而是浴火重生。这点很让人欣慰。            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详细...

     
*《北京大学中文系百年图史:1910-2010》首发式和座...... * 那些日渐清晰的足迹……
 
 
 
 
         
         
         
         
 
 
         
         
         
         
         
 
 
     
     
         
       
       

 

 
地址:北京市海淀区成府路205号   邮编:100871  联系电话:010-62750672; 62752926    
传真:010-62556201  邮箱:marketing@pup.cn  em@pup.cn  网址:www.pup.cn

版权所有 © 北京大学出版社   京ICP备09072562号